一日,與德國回來的朋友索華在外灘茶座小聚,很自然聊起有關女人的話題,她很感慨地對我說:
『在臺灣,做女人成本太高。』國內有些媒體總在報導怎麼樣才更有魅力?要三圍,要穿漂亮的衣裳,
要做皮膚護理,講究化妝技巧;要怎麼樣修煉自己怎麼樣拴住男人的心,抓心還要抓胃……
這樣做女人豈不是成本太高呢?最後修煉得面目全非,與真實的自己背道而馳。

索華說:『在國外對魅力的理解很大程度上就是有發自內心的微笑。』

你走在街上迎面走來一個女人,她絕對不會板著臉,而會主動向你微笑示意,這微笑是發自內心的。
在國外,講究自然,與大自然親近,女人們喜歡栽花種草喝茶做女紅,這些被中國女人早就摒棄的東西,
對她們來說卻是樂此不疲,因為有動手的樂趣;曬太陽,把自己曬成古銅色,誰最健康誰就最美麗,
而不是比誰的皮膚最白。索華給我講了她在德國朋友圈裏的一次小聚會,
大家總是把自己在家裏烘焙好的點心,帶到其中一個朋友的後花園裏,大家坐在草地上曬太陽聊天,
就覺得很好了。幾乎是沒有成本的,收穫的卻是滿滿的快樂。她們利用的都是大自然所賦予的東西,
陽光、綠色和勞動。午後的陽光照下來,索華喝了一口茶,提到了低成本做女人,
一個女人在這個世界中越是發自內心地生活,她的附加成本就越低。她就不會為別人過多地改變自己。

這裏最關鍵的是有底氣(核心競爭力) 。
索華的話讓我沉思良久。 我認識一個女孩,每月化妝品上千元,每次不化妝不出門,為了減肥,
每次只吃一小碗飯;另一個朋友,因為嫌自己胸部太平,不能讓先生滿意,花了上萬元偷偷去做了隆胸,
結果手術不成功苦不堪言,面目憔悴。我記得我看到她時,內心湧起的是一種無限的悲哀,
一個女人怎麼樣才能做回自己呢?那就是有自由的眼神和心靈,不用受別人的控制。
跟索華提起,她輕歎了一口氣,她說:『她認識的一些國外的朋友好像沒有這種不自信,
不管身材好不好,她們都敢穿不帶海綿的胸衣,因為身體是自己的,自己喜歡就行了啊!』
索華接著往下說:好像她們什麼年齡就做什麼年齡的事,不著急也不落後,從從容容,該生孩子就生孩子,
很少有女人為了工作不想要小孩的。

索華的話讓我想起身邊很多女人都在忙工作,一幫職場女白領,絕對精英人物。
曾見過一位事業很成功的女人,別人都很羨莫,她卻嘆一口氣說:
『我現在很後悔,該戀愛的時候沒戀愛,我的青春流逝了;該結婚時沒結婚,等再想結婚時,
卻找不到合適的,只能降低條件;該要孩子的時候沒要孩子,等到想要的時候,別人的孩子已大了,
我怎麼也感覺跟不上趟了。』
每個年齡都有那個年齡該做的事。不然,你的成本就太高了,代價太大了,只是不知你承不承受得起呢?
我對索華說:『妳就是低成本做女人的典範。』
她不漂亮,卻極有味道。我始終相信,一個女人是有磁場的,這種磁場來源於她自由的內心。
索華從不化妝,更談不上整形,她說一番整潔就好了,微笑是她最好的化妝品。她懂得以內養外,
大量吃水果青菜,便宜簡單清清淡淡,卻是極養顏的;她關注生命,談環保,衣服只穿純棉和麻,
不貴卻都極有特點,鞋子只穿低跟,因為舒適美觀,雖然她個子不高;長長的直髮,留了很多年,
不染不燙也不做造型,打理頭髮幾乎不花錢,只用一把好梳子就可以了;她從不上健身房,
不追逐時尚,因為她始終堅持內心的方向,她每天堅持步行,曬曬太陽走走路就是極好的鍛煉了,
不用任何成本並且環保。
她說:『外貌實際上是一個女人的夕陽產業,投資越大,收益就越小。』
26歲時,索華放棄了一份升遷的工作從容地要了孩子,她的身體恢復得很快,如今36歲,
孩子也大了;她也從不討好她的老公,從不學什麼馴夫技巧,絕對地放養,老公卻很愛她,
總誇她是個有特點的女人,不流俗。
她說:『好女人是創造氛圍的,她喜歡看書,誰規定主婦一定要填飽老公的胃呢?』
她赤足坐在客廳的地上看書,也帶動孩子,還要放上舒緩優美的鄉村音樂,一家人的氣氛就這麼形成了,
沒費吹灰之力,孩子也形成了愛看書的習慣;她喜歡大自然,就帶上老公孩子一起玩。
她這個主婦當得雲淡風輕。
當我向她訴苦說女人帶孩子太累時,她笑笑說:
『讓孩子圍著你轉啊!女人是可以製造氛圍的。』
她是家中的一個磁場,不改變自己,不取悅別人,卻照樣很滋潤,並且一家人生活極有質量。
這是跟物質無關的,一個心靈自由的女人才能把家庭的生活拓展開來。跟索華分手後,
我還在想索華說的低成本做女人,真是妙極!



PS 我想索華的確是個幸福而難得的女人

不管在國外還台灣要做一個不流世俗的人 需要勇氣也需要運氣

必盡 我們的社會還是現實和短視近利的
創作者介紹

Sammi在人生裡流浪~

sam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